的美利坚同盟友军事工业复合体却找到领会药——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美方发布拟对3000亿澳元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输美国商人品加征十分之一关税

中国工业竞争力比其GDP更为出色。当前中国工业产值占全球1/4,超过美国、德国、韩国工业产值的总和,这一点比GDP能体现出的要重要得多。此外,在中国从事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类工作的劳动者已占到全球同类劳动者总数的1/4,是美国的8倍,而且增长速度也是美国的3倍以上。

“美国一系列单边主义行为严重破坏了全球治理规则,全球风险和不确定性加速放大。国际社会不能纵容美国对国际治理体系和规则的践踏,美国绕过国际治理体系和规则的单边主义行动必须受到制约。”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外国财政研究中心研究员李成威说。

美国人正费尽心思制造排外情绪。部分美国民众间歇性的本土主义情绪爆发,实在令人尴尬。当代美国人对这个世界本来就十分无知,再加上各种社交媒体和非主流小报胡乱揣测、臆想和制造幻觉,使问题更加严重。这些编造故事里的反派主角多半是中国,还有俄罗斯、伊朗和古巴等“邪恶国家”。按其说法,他们的影响力都已进入委内瑞拉这个距美国南海岸仅1600英里的“社会主义国家”了。但委内瑞拉没有资格成为美国的敌人。而身患“敌人缺乏综合征”的美国军工复合体却找到了解药——中国,所以才有了上述荒诞的故事。由于苏联出人意料地缴械投降,美国军工复合体不仅失去了“魔鬼般”的对手,也失去了财富来源。如今他们欣喜地看到了中国崛起,就像发现了新宝藏。

“要进一步坚定信心,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徐洪才说。

三、美国试图通过打压对手而非强大自身来应对挑战

“中国本着对全球经济负责任的态度,采取积极的财政政策,在稳定中国经济的同时,也为全球经济复苏作出了贡献。”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魏本华说。

六、美国正在将中国逼成一个无法战胜的对手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王晋斌认为,美方宣布拟对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关税,既牺牲了美国消费者的利益,更对世界经济复苏带来重大风险,是一种失去理性、不负责任的做法。

一、美军工行业努力帮助美国树立敌人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殷剑峰认为,美国经济基本面存在劳动参与率持续下降、债务高悬等严重问题,在这种情况下,美方威胁加征关税、乱贴“汇率操纵国”标签等行为,将冲击美国虚高的资产价格,进而引发债务紧缩、经济萎缩的恶性循环。目前美国股市已剧烈调整,未来会有更加惨烈的结果,美国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美国还在与中国展开军备竞赛。中国最近测试了航母杀手弹道导弹、电磁炮、高超音速滑翔弹头、量子卫星通信系统、反隐身雷达以及射程空前的远程反舰导弹和空地导弹等,其中一些武器已经部署——我们未必能够在这样一场军备竞赛中取胜。美国在太空领域与中国的竞争也在加码。当美国梦想着在火星上进行华丽冒险时,中国正务实地为开采月球和小行星上的资源有条不紊地做准备,以便能够在地球和月球之间引力平衡的拉格朗日点建造驻留地和工厂——最终中国或才是这场龟兔赛跑的胜利者。

张雪春认为,面对美国极限施压和外部不确定性,我们关键要做好自己的事,这是应对美国极限施压的有效方法。“我们应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和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优化劳动力、土地、资本等要素配置,扩大有效供给,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提升人民币国际化水平,深化汇率制度改革,推进金融市场双向开放。”

限制中国对美投资产生了巨大机会成本。由于中国公司基本不能用赚来的美元直接在美国投资,中国政府以前一直用这些外汇购买美国国债,从而补贴了美国政府的挥霍行为。15年前中国对美投资约占其对外投资总额15%,但如今已大幅降至2%,而同期中国对欧洲投资占比已大幅升逾30%。若没有美国政府愚蠢的禁令,中国企业本可每年拿出800亿美元投资美国基础设施、工业和农业领域,并创造大量就业和出口——这是巨大机会成本。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梁琪认为,要加强与其他国家金融合作,提升我国金融业国际竞争力。在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的前提下,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四、美国难以遏制中国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要继续坚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加强政策协调。“应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等方式适时适度投放流动性,保持金融体系流动性合理充裕,并完善贷款市场利率报价机制,引导金融机构降低实体经济部门实际利率水平,促进投资和消费增长,持续稳定和扩大内需。”

五、与中国脱钩,美国很可能自食苦果

与会专家纷纷表示,应对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和经济下行压力,我们应当坚定走好自己的路,做好自己的事。

目前在中国南海问题上,美中无异于在玩“谁是懦夫”的游戏。在美方支持下,日本在钓鱼岛正发起类似挑衅。在中国台湾地区问题上,美国的政策似乎促使台湾一些政客认为,他们手持的是一张美国背书的空白支票,有底气与中国一战。这使我们距离与中国爆发海战仅一步之遥。若战争爆发,这将是美国自1945年来第一次遭遇海上冲突,也是第一次与拥核国家发生冲突——然而,我们并无必胜把握。更糟糕的是,当前美军与中国人民解放军之间,并未建立类似美苏冷战期间的那种危机管控机制。

“无论用任何标准来衡量,中国都不是汇率操纵国。”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副局长张雪春说,近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破7”,直接原因是美国宣称拟对30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影响了市场预期,引发了市场波动,“人民币相对于一篮子货币大体稳定,人民币汇率符合经济基本面。”

编者按:美国前驻华公使、尼克松总统首席中文翻译傅立民6月13日在布朗大学外交政策协会作了题为《中美脱钩及其影响》的发言。他强调,美国利益集团和精英阶层费尽心思将中国树为敌人,但并无必胜把握。其观点可参考,编译如下: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近日发布报告称人民币汇率水平与经济基本面基本相符。与会专家认为,这充分证明,美方对中国“操纵汇率”的不实指责毫无根据,站不住脚。

哈佛大学教授约瑟夫·奈在数十年前就提出,若美国将中国视为敌人,那么中国就会变成美国的敌人。当前美国正不断把中国逼成一个自己可能无法战胜的对手。中国是世界上实力最强的崛起中大国,美国最大的失败在于没有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特朗普政府当前的做法,不但不能说服中国为了共同利益改变我们不喜欢的政策和做法,反而会使问题变得更加棘手。即便把中国视为大国竞争对手,美国的取胜之要也并非打压中国,而是改变正在分裂和削弱美国竞争力的国内政策,使自身真正强大起来。

的美利坚同盟友军事工业复合体却找到领会药——中华夏儿女民共和国,美方发布拟对3000亿澳元中黄炎子孙民共和国输美国商人品加征十分之一关税。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认为,美国在全球范围挑起经贸摩擦,严重打乱了国际分工体系和价值链,进而导致规则体系混乱。

值得注意的是,苏联在与美国的冷战中意外出局,并不能为我们预测美中对抗的最终结果提供任何有价值的参考——与苏联大为不同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模式卓有成效,其非但没有解体,反而持续不断地在经济和国家实力上提升自己的全球地位。欧洲人、美国人和日本人曾在19世纪和20世纪初让中国人尝到了屈辱的滋味,但如今中国似乎注定会重新夺回它曾保持了数千年的全球领先地位。美国在制定政策时,似乎只有国防预算随着中国崛起相应提高,却没有考虑美国实体经济、消费和科技的相应提升。这意味着:美国保持了140年的全球最大经济体地位,将落入中国手中。失去“第一”光环的美国,将不得不与中国以及其他曾受西方压迫的国家,一道分享权力。

坚定信心做好自己的事,中国经济必将行稳致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标签:, , , , , ,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